三百两

此地无银

不会再写啦

大家早安,虽然矫情,但也希望路过的诸位能驻足片刻。

重要的话说在前面:lof上的文会保留一个月,此后多半会销号。

赋闲在家多月,想了很多,纠结很久,还是决定不再写了,之所以煞有介事地写个告别贴,是因为我的确从这个号收获太多,仪式感作祟。

从18/08/23发了第一篇《生面|贤者时间》后,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,我共更新65次左右,其中完结及一发完29篇左右,坑了6篇(认真以待的已放完整大纲,怪不好意思的hhh),截止此时964粉(蛮感动的)

这期间收获了许多小伙伴的喜爱和鼓励,认识了不少人,经历了不少事,有高低,有起伏,有很开心,有很难过,有灵感迸发,有笔尖低迷,有半路离开的故人,也有一路...

【秦井】莉莉玛莲(民国,大设计师前世番外)

关于之前文中埋的伏笔,是他们前世民国的回忆。本来准备按秦也视角写一篇,井然视角写一篇。


俩人都是地下工作者,但彼此没捅破,相互隐瞒,就默默守护彼此。


井然的表面身份是归国建筑师,秦也的表面身边是裁缝师傅。二人住在相近的两条弄堂里,秦也的裁缝铺很红火,井然也参与许多城建项目,二人相爱深爱,却一辈子没说过爱。


秦也被捉,被严刑拷打要求透露另一个dxd,或者指认井然。秦也不愿意,咬牙撑住,至死一言不发。


井然唯物主义,但还是许愿,如果,只是如果,人真有来生,望来世续缘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秦也篇:


我活着的时候没法去的江河湖海,风都会带我去。

自此以后,每一阵微风,我都当做是你。...

【秦井|哦!我的大设计师】放详细片段大纲,逃跑(bu)

剧情接上一次更新,总共4500+字,抵得上一次长更,其实除了没有细节描写润色,这就是非常完整的这篇文的剧情了。有血有肉!(bushi)

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天,过海关,graduation ceremony
花花说自己没办法去接井然,就让阿护的哥哥去接,俩人一起去了毕业典礼,坐在一起像为小辈骄傲的一家人。

秦也:你长得和你小时候真像,额,无谢给我看的照片。

井然一直很客气。

秦也:啊幻想真的是靠不住的,井然,像一个艺术品,在玻璃展窗里独自高贵着。

四个人一起合照啥的,晚上还有晚宴,井然把妈妈要给无谢的毕业礼物给他blahblah,秦也发现对亲近的人他是会笑的。于是也对自己的便宜弟弟假...

【璧雪衡x花】花开有三(1.璧花场合)

*一个不定时更新的新坑,想搞花了qwq

*3v1预警,3个攻没有感情戏预警

*剧情什么的都是☁️沙雕预警

*我的保证是只要打了tag,这章就有这对200+戏份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序言 

这世间好男儿多在何处寻?有道是文人权者醉酒客。 

平常人若能得其一都算好运气,好嘛,花无谢一个人就占了三个。

朝廷命官齐衡,才高八斗、刚正不阿;无垢山庄连城璧,武林盟主、名满天下;大漠刀客傅红雪,冷面热血、一腔柔情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花无谢的人生轨迹就和三个男人纠缠在了一块儿。自从连城璧梳起刘海,就连识礼尊礼的齐衡和面上冷清清的傅...

补了个汽展会,如果还是翻了,请各位还是自行移步某3,搜索Three300Hundred,感恩

补个脚踏板

今天天气好

看看能不能给大家补个dang,希望不会)

【生面】烂糊

【胡慕】一瞬难熄()和(

【黑璧/花】关于能不能生小孩的探究

【白璧花】一次普通的日常

【齐花】那什么宫什么图

【雪花】现代演员AU 吃醋

来时怎知明时潮

感恩戴德,吃老本还有了900粉,感恩❤

最近的情况实在不允许我更新,会努力在周末之类的写一些的

只能在这里祝大家都健健康康不生病,平平安安快快乐乐

也希望我能托喜爱我的大家的福,自己也能早日康复(……

【迟勤】云端塔(一发he,哨向)

过气写手来了!有璧花出没,算是哨向系列的一个收尾啵。求小评论啾啾啾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塔制造出的天气是永远的春和景明,迟瑞和罗勤耕坐在大榕树下的明代石条凳上看风景,健壮的气根,斑驳的苔痕,就好像哨兵和向导漫长的生命。

他们凝望着高耸入云的中心塔,他们被它挑选,被它培养,被它送上沙场,被它与世隔绝。这令人窒息的中心塔,哪个受困的兽没有想过摧毁牢笼,然而从未有人进去过最机密处,更别说成功了。

"老师总是把棘手的事交给我们。"迟瑞叹了口气,收了精神体,那只巨大的鲸头鹳委屈巴巴地抖抖头上的羽毛消失。

"师长之托,怎能抱怨。"罗勤耕的白猫也藏了起来,...

【护花衍生|秦井】夏日游乐园26字母(下)

上接合集上一篇( A-Z)可以当大设计师番外

更新缓慢对不起qnq,来自莫名忙碌/莫名伤病/莫名懒散的躺床人士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N=Notification 恋爱通告

秦也小时候怪喜欢看少女漫画,圣少女风靡一时,St.Tail行动前会发通告,一张卡片飞着彩纸,直接钉住了飞鸟二世的心。

在一场设计师酒会上收到一双清瘦的手递来的名片,信息不多,正面只有柳体书写的"井然"二字,简练干脆。

他抬起头看向名片主人,果真是白宣墨笔柳楷,井然有序。

井然冲他礼貌微笑,秦也机械地回应。

他从小苦练飞牌快三十年,谁知自己竟是飞鸟二世。

终于等来了伴着彩花的,来自井然的...

© 三百两 | Powered by LOFTER